管他中超水多深,华夏才不“回农村”

同学们大家周末好呀,今天是出正月的第一天,这个“冬天”北京的第一场雪总算是姗姗来迟。虽然不大,但也算聊胜于无。不过在北京百里之外的廊坊,华夏幸福却依旧在倒春寒里瑟瑟发抖。

 

在“复仇战”中,华夏幸福坐镇主场以1-2的比分负于山东鲁能,旧仇未报,反添新恨。

 


说到“复仇”,其实华夏和鲁能关系一直很好,自打华夏入驻俱乐部以后,从鲁能那里淘到了不少宝。杜威、罗森文、赵明剑、杨程、高准翼、阿洛伊西奥……这些人在华夏都踢得风生水起。

 

不过在去年中超最后一轮却“友尽”了。大家都知道,华夏一直想踢亚冠,最后一轮之前的形势是:华夏领先第四名权健1分,只要拿下鲁能,就肯定稳稳地拿一个来年亚冠的资格赛机会。

 

熟悉中国足球的都知道,鲁能每到无关自己利益的比赛时,从来不喜欢“摁一个、抬一个”去刷存在感。厚道的山东人一般都不会放水,但是像国安拼命阻击辽小虎那样得罪人的事,鲁能是从来不会做的。更何况又是友军俱乐部,更没必要了。

 


可是那场比赛鲁能却像打了鸡血一样拼命,抢门将、圆月弯刀、压哨点球,鲁能把吃奶的劲儿都用出来了,硬生生地把华夏拖到第四名。加上后来申花足协杯夺冠拿走最后一张亚冠门票,华夏的“亚冠大计”算是宣告失败了。

 


什么刺激了无欲无求的鲁能呢?都说没有“无缘无故的爱和恨”。后来鲁能一纸仲裁送到中国足协,真相总算水落石出——鲁能租给华夏高准翼,并设置回购条款。结果高准翼发挥得很好,再加上升级版U23新政,华夏幸福不想还了。

 



这跟《三国演义》里的情节简直一样一样的。孙权借荆州给刘备创业,结果刘皇叔家大业大了,归还荆州这事就黑不提白不提了。这孙权能忍?于是就有了吕蒙白衣渡江,换作现在就是5-4教华夏做人……



所以今天双方没经过多少试探,上来就是“针尖对麦芒”。然而首先发难的是鲁能,利用姜至鹏的失误,塔尔德利接佩莱直塞,单刀首开纪录,0-1,华夏落后!



过了才5分钟,华夏两个阿根廷巨星利用中场任意球打出配合,由门前包抄的宋文杰“吃饼”扳平,1-1!



下半场比赛,又是塔尔德利机智地反越位,再次用单刀为鲁能取得领先,1-2!塔神用3场5球的火热状态隔空喊话巴西主帅蒂特:“中超,你值得信赖!”

 

比赛结束了,华夏这赛季一直不顺——首轮被降级热门泰达逼平;次轮很狼狈得压哨绝杀另一支降级热门贵州,总算回到主场了,成绩依旧没好转。

 


其实华夏是想好好搞足球的,从中基手里接过了河北足球最“根正苗红”的俱乐部,避免了球队远走梅州的厄运。

 

不过有钱≠成功,俱乐部管理问题重重。“坏江湖规矩”挖任航、挖陶强龙、挖辽足梯队,许多俱乐部出于种种原因,对华夏的行为也是敢怒不敢言。结果因为一个小孩就把鲁能这么“铁”的友军给得罪了。



不说什么道义,华夏应该听过一句俗话“好借好还,再借不难”。鲁能这么个青训金矿,自己用也用不完。搞好和鲁能的关系,以后张准翼、李准翼,鲁能那里多得是,非要一锤子买卖把事办绝……


都说中超是一个江湖圈子,那么在这个圈子里,华夏树敌即使不是最多的,也是最多的之一, 

 


至于拉维奇“拉眼角”后的公关我都懒得提了,反正我第一次见出这种不大不小的丑闻,不忙着道歉,上来就是要问责法律责任的。

 

球队运营上,花大价钱凑了个国足的中后场,又把宝贵的外援名额匀了2个给后腰,然后再把国脚级的边路球员张呈栋改造成后腰。

 


讲道理,佩公的操作,我一向是服气的。执教生涯唯一重要冠军来自于杰拉德的滑到,也不是没理由的。

 

不过话说回来,管理怎么不得其法还是其次,华夏最大的隐忧是正在丢掉自己立足的根本——乡情!



都说华夏的前身中基是河北足球的“纯正血脉”,可是华夏入驻以后却一直嫌这嫌那。你说外援嫌弃秦皇岛不繁华就算了,结果老板也这么想,一门心思往大城市扎。估计要不是足协“禁止俱乐部跨省搬迁”的禁令,我估计现在和国安打“京城德比”的肯定不是人和。

 

于是我们看到了俱乐部设在北京东三环、训练场在北京(几年后会在百公里外的固安)、球员住在北京、比赛前一天集合去离北京百里之外的廊坊住一宿、比赛结束再回北京的“河北队”。

 


要知道,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根本是服务球迷、服务社区的。华夏如此简单得就放弃了原本“河北足球血脉”的金字招牌,做了北京足球的“倒插门女婿”。到最后闹的北京这边不认,去河北那边和永昌球迷谩骂斗殴,何必呢?



突然想起那句歌词“我曾经豪情万丈,归来却空空的行囊”。离开了球迷土壤的俱乐部,注定是没有根的浮萍。一心想作“大都市人”的华夏幸福,且行且珍惜吧!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